一站式 賬戶: 密碼: >>視頻商會 自助建站區
溫州模式  |  溫州商幫  |  政府招商  |  誠信聯盟  |  供求大全  |  法律維權  |  財經縱橫  |  管理之道  |  禮儀社交
溫州商會  |  溫州品牌  |  走進溫州  |  商戶家園  |  庫存特價  |  商經新聞  |  招標采購  |  創業天地  |  衣食住行
當前位置:首頁 > 天下溫州人圖文 > 天下溫州人圖文 > 正文
溫州有位“雜交水稻之母”——林恭松
  中國溫州商會網
瀏覽方式 [大字體 中字體 小字體]
 (關鍵詞:溫州 水稻 &ldquo 我們 &rdquo 雜交 研究 珍汕 品種 當時)
  
  人物名片 林恭松 男,1930年出生,溫州樂清人。曾任溫州市農業科學研究所所長、副研究員。袁隆平的團隊以林恭松選育的“珍汕97”精育成珍汕雄性不育系為母本,提高抗病性,最終培育出世人周知的優良雜交水稻,因此業內也稱林恭松為“雜交水稻之母”。袁隆平曾親筆題寫道:“珍汕97對選育優良雜交稻組合起了并仍在起著最重要的作用,的確堪稱為特優的水稻良種資源

編者按:時間是歷史的見證者,也是輝煌的締造者。70年篳路藍縷,70年砥礪奮進,披荊斬棘的路上,一批又一批的奮斗者,在祖國大地上書寫著一個又一個奇跡。

在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總編訪談》欄目,聚焦那些堅守在各自崗位、為新中國的建設添磚加瓦、初心不改的追夢人。今天推出第一期人物——林恭松。

 

專訪現場


 

 

重訪當年“市突出貢獻科技人才”

金:林老師,18年前,你是溫州市里評出的三位“突出貢獻科技人才”之一,當時我作為考察組成員,記得水稻科研界稱你為“雜交水稻之母”。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之際,回顧你的故事,能感受到共和國的成就。這不僅是你個人的榮譽,更是溫州人的驕傲。我們的采訪就從育種開始吧,你是從何時開始著手水稻育種這方面研究的?

林:我是1957年到溫州農業試驗站工作的。當時的育種技術采用的是自然變異的老辦法,就是把全國各地的優良水稻品種一個個收集過來,播種后每天去記錄觀測,看長勢好不好,稻穗飽滿不飽滿,進行比較再從中選擇產量高的品種。1958年,我提出了人工雜交選育水稻新品種的設想。當時,我們試驗站升級為地區農科所,任命我為育種組副組長,負責新技術研究。我想先辦三件事:1.立即開展早稻雜交育種和輻射育種二項新技術研究,以積累經驗。2.要到國內育種先進的省、地科研院所參觀學習取經,并積極引進水稻良種資源。3.要研究浙南地區的水稻育種的方向目標,制訂育種計劃,叫作《溫州地區水稻育種計劃》。我們寫了2.4萬字的方案,方案里包括要培育的水稻品種必須具備抗病、矮稈、高產、優質等特點。這個方案給了我們一個研究程序,基本上每一步驟都排好。按照這個計劃,我們去很多個省考察過,吸收他們的經驗和良種資源,最終培育出了“珍汕”這個特優品種。

 溫州劣勢,卻成育種的優勢

金:溫州在這方面的研究走在前列,那么溫州水稻育種的優勢有哪些?

林:事實上溫州的客觀環境對水稻種植來說劣勢較多,比如溫州地處臺風多發區域,病害較重,地形復雜。但正是因為這些環境劣勢,在育種時成了優勢,因為這些客觀條件促使要求我們選育出來的品種必須具有矮稈、抗病、抗倒、不易落粒等特點。

但上世紀五六十年代,我們抗病育種還是空白,對抗病基因、發病的生理等還沒研究。日本雖然對水稻稻瘟病研究比較先進,但還沒育成廣譜抗病品種,因此當時水稻抗病育種還是個世界性難題。我們的優勢是創造了“多病區連續輪回自然誘發篩選法”的新技術,這技術的優勢是能選擇多抗病品種。后來成功培育的“珍汕”,既能抗中國的稻瘟病,還能抗日本的稻瘟病。

絕望之中,看到兩株挺拔的“寶貝”

金:水稻育種的研究,具體是怎么操作的?

林:我們這些科研人員針對選育目標,大膽提出了多病區連續輪回自然誘發的篩選新方法。即夏季在溫州種早稻,秋季在廈門種晚稻,到了冬季還要讓水稻在海南安家。當時還沒基因技術,我們就是讓它在三個不同的容易發病的地方種植。每次種植選育,一般都需要幾千到上萬份雜交組合試種,然后進行觀察、監測、比較、選擇,把能在這些條件下抗病存活下來的種子收集,再進行一輪輪的重新種植,直到不斷選育出比較穩定的,抗病性強的后代品系。這個過程就像愚公移山,非常漫長而且艱辛。

金:在這樣的反復輪回種植選育中,你們是怎樣發現良種苗子的?

林:1967年3月初,我到海南陵水縣進行南繁育種。前期的栽培工作已于1966年完成,我主要來做后期選種收獲。當時稻瘟病高發,我們的農場也一樣病害嚴重。我們按試驗順序觀察記錄,我意識到越是發病嚴重,越是選擇抗病品種的最好時機,任何角落都不能錯過。有一天早上,我像往常一樣來到試驗田察看水稻長勢。絕大部分水稻都病懨懨的,還有很多都死了。正在我絕望的時候,突然喜出望外看到了一幕奇跡,只見一大片發病的稻區中,有兩株水稻稻稈挺拔,結實很好。這兩株水稻,簡直是太寶貝了。我小心翼翼地培育著這兩株水稻,因為當時還未完全成熟,我每天吃飯睡覺都想著它們,一有空隙就盯著它們,直到種子成熟,一粒粒像金子般地收集過來,然后帶回溫州進一步做早稻選育,后來又一輪輪地在廈門、海南重新播種。

茫茫稻海,育出五株“百病不侵”的“珍汕”

金:這批水稻種子經歷了怎樣的坎坷成為良種的?

林:這批良種具有抗稻瘟病的特點,可以說是“珍汕”品種的最初版本。但后來這個品種又出現了問題,我們把它在溫州培育出來后,重新拿到廈門、海南繁殖。這兩個地方海風大,稻子成熟時,大風一刮,滿地都是金燦燦的谷粒。稻穗容易脫粒,這可怎么辦?如果不解決易脫粒難題,只豐產不豐收,根本無法全國推廣應用,我們前面的努力就都白費了。我們在1萬多株水稻中,逐株選擇,希望能找到不易脫粒的品種,結果一無所獲。沒辦法,我們只能繼續擴大選擇范圍,皇天不負有心人,我們最終在茫茫稻海中找到了5株熟期較晚的“珍汕”品系,具有明顯的不容易脫粒特點,但尚未穩定。經過不斷選育,我們于1968年在溫州選育出了抗病豐產又不脫粒的“珍汕”水稻新品種,一共分五個系,以植株的排列序號來編號,分別稱:珍汕94、珍汕95、珍汕96、珍汕97、珍汕98。我們將這些品種又帶到廈門秋繁500多斤原種,再次帶回溫州。1969年春,我們在溫州示范繁育了300畝。當年溫州稻瘟病又非常嚴重,我們種植的這300畝卻什么病都沒有,長勢良好。農業部門、當地很多農民都慕名跑來參觀引種,農民看到這種現象可高興了。后來福建許多單位和農民也聞訊趕來引種,本市各縣都組織農民大面積繁育,最后珍汕97、珍汕98兩個品種種植得最多最廣。

全國推廣,經濟效益2500億元

金:“珍汕”作為良種培育成功后,得到怎樣發展?

林:1970年以后,以“珍汕”作為親本資源,在國內衍生了71個早秈良種和17個雜交水稻雄性不育保持系和不育系。比如上世紀70年代,安徽省廣德縣農科所有一名年輕的所長來到溫州取經,找到我,要求引進良種。我們把100多份包括“珍汕”97、98的新品種送給他,他除了自用外,還分給福建、湖南、江西等地的農科院所,各地都進行了有效的研究,很好地解決了一些難題。尤其到了1975年,雜交水稻試種成功后,迅速得到大面積推廣,含“珍汕”血統的雜交稻組合推廣面積占全國雜交稻的88%。我記得是在1977年和1978年,全國稻區遭受稻瘟病,減產嚴重,只有用“珍汕”血統不育系配組而成的雜交稻一枝獨秀。因此,農業部于1978年通過現場考察,要求各地迅速將含有珍汕血統的雜交稻作為當家品種加以推廣。

進入上世紀90年代,“珍汕”還作為選育二系不育系的重要資源,育成香25S、W6154S等二系不育系,為發展超級稻作出了貢獻。

金:得到哪些方面的認可?

 

金:你的研究成績斐然,怎么看自己?

林:我覺得只是做了一點該做的,那時候一心只想著擴大水稻畝產量,讓大家填飽肚子,這是我最大的愿望。

良種“結親”成就了“雜交水稻之父”也就成了“雜交水稻之母”

金:“珍汕”的名氣打響后,是如何與袁隆平團隊的研究成果“結親”的?

林:在我們研究“珍汕”的同時,袁隆平和他的團隊也在積極探索,他們提出了三系雜交育種思路(三系雜交指水稻雄性不育系、保持系和恢復系必須配套的一種雜交方法),但是初期研究進展緩慢。后來袁隆平在水稻專家李必湖發現的野敗不育株的基礎上得到了突破,但在試種過程中,發生了病毒病、稻瘟病等一系列病害,研究遇到瓶頸。

當時全國各地的育種隊都集聚在海南三亞荔枝溝進行制種,經人推薦,袁隆平的團隊以我們選育的“珍汕97”雄性不育系為母本,抗病性得以解決,才最終成就了三系雜交育種。我們提供的水稻母本與袁隆平團隊的水稻父本“結了親”,有了新的生命延續。所以后來業內開玩笑說既然袁隆平是“雜交水稻之父”,那老林就應該是“雜交水稻之母”了。這一說法最初由時任溫州市農業局副局長的方勇軍提出,在一次往省里報送科技獎項時,他說我為雜交水稻父本提供母本,從這個意義上說就是“雜交水稻之母”。

因為和袁隆平有了合作,我們交往也更加緊密了。當時我們所在的試驗基地與袁隆平的基地很近,袁隆平是這方面的頂尖專家,在科研方面遇到問題時,我就會去拜訪,學到了很多東西。他對我們在水稻方面的研究也非常肯定,并給溫州年輕的科研人員無私幫助,溫科院的多名水稻研究員都通過我與袁隆平接上了線,可以說給溫州在這方面的研究帶來很多新的認識和方向。

樂在其中,80歲才第二次退休

金:聽說你60歲退休后,70歲又返聘10年育種,這是怎么回事?

 

金:育種研究是個漫長煎熬的過程,你沒有感覺辛苦和乏味么?

林:雖然很辛苦,但我真的是樂在其中。當時的工作量非常大,大批的國內品種收集過來,原始品種就有幾千份。當時白天在田間搞研究,晚上還要看各種資料,建立資料庫,每天都工作到晚上9點以后。一個水稻品種,要經歷6代才能形成穩定,原來在溫州一年種一季,所以培育一個好的品種最起碼要六七年時間。為了加快育種速度,到了冬天,我們就搭一個玻璃房做溫室,在旁邊燒煤取熱,然后播種水稻,這樣下來,一年可以種兩季,縮短培育時間。但溫室畢竟面積太小,無法完全滿足試驗需求。到了1966年,利用地理位置的溫差,我們開始秋天去廈門育種,冬天到海南育種,一年種三季,一個品種穩定只用兩年時間。

在海南陵水縣的條件非常艱苦,我們租住在農戶家里,一天吃兩餐稀飯、一餐干飯,很少吃到魚,茅房是那種用竹籬笆搭起來的露天的。那時候去海南一待就是三四個月,因為經費很缺,交通也不便利,來回一趟很不容易。工作條件雖然很惡劣,但我們的內心是充實有激情的,全國各地的育種人員都聚集在了海南,可謂都是志同道合的伙伴,我們工作之余相互交流經驗,分享科研材料,那種幸福感是其他物質難以替代的。

金:家人理解嗎?

林:說起我的愛人,其實我內心是充滿愧疚的。因為一直顧著做研究,直到1962年我才結婚,在那個年代,32歲結婚算是很遲了。我的愛人王藹真在溫州良種場做技術員,婚后兩人在一起的時間很少。我每周六晚上回家,周日在家里待一天,但這一天也很少陪愛人,因為我除了在試驗室、辦公室種了種子,在家也種了一批水稻種子,回家很多時間都花在觀察研究上。即便后來生了女兒,我也是很少照顧孩子,家里的重擔都壓在了她一個人身上。所以我很感謝我的愛人,她對我的工作真的非常支持,沒有怨言。

 從未放棄,無論困難多大

金:幾十年的育種工作順利嗎?身體狀況怎么樣?

林:大學畢業后,我參加工作的單位叫溫州農業試驗站,我報到時整個試驗站就只有十幾名技術人員。后來我們的研究取得成果后,光一個組就有十幾名研究人員了。那個年代,大家都分工研究不同作物,除了我研究的水稻之外,還有研究玉米、番薯等等,都是當時最主要的農作物。

 

1969年,組織上把我調到溫州地區農業科學試驗站當副組長。1971年,我在海南育種時,因為工作環境太艱苦,我的肺結核病復發,挨到1974年的時候,不得不做了手術,休息一年時間,1976年才恢復工作。

金:大病之后,你的研究還能繼續嗎?

林:1976年恢復工作后那幾年時間,我身體上暫時吃不消去外地做研究了,但我實在不愿閑著。那個時候正興起用組織培養的技術來培育新品種,我對這個研究很感興趣。這個研究以室內為主,這樣我的身體條件可以承受。我向單位提出申請,當時我提的意見單位里都比較支持,于是選派我于1976年10月去上海農科院學習“細胞組織培養”。1977年,我在農科所建立一個水稻組織培養實驗室。在無菌實驗室里,我們要用20多種配方來做水稻的培養基。花粉培養一般都需要兩次培養才能出苗,但在一次偶然情況下,我發現其中一次只用一次培養就出苗了。我對這個現象產生濃厚興趣,于是不斷鉆研,最終發現了“花培一次成苗培養基”的新成果。我把這個成果向當時省農科院的羅士偉教授請教,他是我國第一代組織培養法專家。他聽了介紹后,說:“你們下面的研究工作,做得比我們都要好。”1980年,全國第一次水稻花粉培養技術會議在揚州召開,我把這個研究成果公布后,全場轟動。1984年,國際作物遺傳操作學術會議在北京香山賓館舉行,我因為這個研究成果,有幸被邀請參加。

不忘初心

金:聽說你讀大學時,就很著迷科研?

 

金:你從大學到80歲的“第二次退休”,為何一心想著育種事業?

林:大學期間,我埋頭苦讀,樹立目標將來一定要做個對國家有用之人,這主要是高中時期的二次經歷讓我畢生難忘。我高中是在臺州讀的。從老家大荊去黃巖,要走一天多的山路。那時尚未解放,經常有土匪來搶劫。我被劫時,因年輕氣盛,上去爭執,被打吐血,落下了肺病。我在想這輩子完了,年紀輕輕就得病,將來怎么生活呢?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不久,我到溫州的親戚家養病,小船回去的途中,又碰到了土匪,我被按在甲板上動彈不得,我當時心想這下要完了,他們要搶劫殺人了。正在這個時候,一艘解放軍的船靠近了,船老大見到了生機,馬上大叫起來。土匪一見這陣勢,就跑了。解放軍救了我們大家的命,我心里真的非常感激。那天晚上,非常巧合的是,白天救我們的那艘解放軍的船,也與我們一起在龍灣的一個小碼頭靠岸。我趁機把帶在身邊的雞蛋送過去,想感激他們的救命之恩,但他們一個也不收。

前后兩次經歷對我這一生的影響都很大。后來我考上大學,學習農學,從小就見農村里的人缺衣少糧,人們最大的愿望就是吃飽飯。這些都深深刻在我腦中,所以我就激勵自己一定要認真讀書。在大學能夠做水稻研究,提高產量,為百姓解決溫飽,那是多大的榮幸,是共產黨和新中國給我的機會。所以我在大學就想申請入黨,但因為家里成分關系,沒被批準。不過入黨的愿望一直埋藏在我心底。1983年,我重新提出申請,這一年我終于如愿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業內評價

袁隆平(雜交水稻之父):

“珍汕97”及其衍生系對選育優良雜交稻組合起了并仍起著最重要的作用,的確堪稱特優水稻良種資源。從推動雜交稻的順利向前發展來看,珍汕應是國內外第一流的良種資源。

方勇軍(浙江安防職業技術學院黨委書記,原市發改委主任):

2000年的時候,我還在溫州市農業局當副局長,擔任溫州市科技成果評審委員會副主任,是農業項目專家組組長。當時林恭松雖然已經退休,但被學院返聘后仍扎根在鄉野田間苦心鉆研。我想,袁隆平的團隊以林恭松團隊選育的“珍汕97”雄性不育系為母本,提高了抗病性,才最終成就了三系雜交育種。大家認為袁隆平是“雜交水稻之父”,那老林就應該是“雜交水稻之母”了。在評審時,我們覺得這個項目貢獻這么大,就直接推薦獲得特等獎。這也是市政府首次在科技成果獎里產生的特等獎。后來在報送全省科技創新獎時,報送材料就沿用了“雜交水稻之母”這一說法。

張亨利(市農業農村局黨組書記、局長):

林恭松先生情系農業,潛心育種科研,在工作條件異常艱苦、育種資源異常匱乏的年代,成功選育岀矮稈、優質、抗病和廣適的“珍汕97”,為我國選育雜交水稻品種提供特優質種質資源,為全國大面積推廣應用雜交水稻作出巨大貢獻,產生了巨大的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他是我們溫州農業科研界的驕傲和學習的榜樣。

唐聞捷(溫州科技職業學院黨委書記):

作為溫州科技職業學院前身——原溫州市農科所老一輩水稻育種專家的杰出代表林恭松先生,幾十年如一日,扎根甌越大地,用慧眼選育一流良種,在中國水稻育種領域占有重要地位,享有盛名。

盛名之下無虛士。林老以興農為農為初心,以“三老四嚴四個一樣”的溫州農科人精神,將畢生精力和心血植入到一流水稻良種選育探索之中,帶領團隊數十載在田間研究試驗,風吹日曬,嚴謹考察,幾經周折,攻堅克難,成功選育出抗病豐產、在當時一枝獨秀的水稻新品種——珍汕,為中國雜交稻發展作出積極貢獻。育種于林老而言,就是他生命的全部。

守初心,擔使命。林老滿懷服務鄉村振興的高尚情懷,自強不息、勇攀高峰,淡泊名利、奉獻三農,甘為人梯、言傳身教,以高尚的品格、扎實的作風、奮進的精神,影響著新一代溫科院育種人繼續為種子事業而奮斗。

陳國勝(溫州科技職業學院經貿管理學院院長):

我是當年溫州農校的學生。林老師是一位做事情很有主見的專家,他認準一個方向就堅持到底,性格就是這樣的,所以他全身心地投入到水稻育種中去,真正把育種當成愛好去做,從來不把時間浪費在應酬上,不抽煙不喝酒,除了做課題研究,沒有別的愛好。他那認真的科研態度,現在許多年輕人很難與之相比。他對科學探索持續之恒,認準的路堅持到底,認準的目標不放松,耐得住寂寞,培育出了好多個水稻品種。

關注生態文明

饋贈名家字畫


 

來源:溫州商會網 責任編輯:李麗   

【返回頂部】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相 關 鏈 接
相 關 評 論     >>全部評論
  發 表 評 論
用戶名:   
評論內容:(不能超過250字,需審核后才會公布,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政策法規。)
熱點招商
無毒無輻射滅蚊燈
壽香坊紫蘇油招商
法國膠原蛋白膠囊
 
商務資訊
休閑生活
 溫州商會會員團購中心
     
  COPYRIGHT © 2000-2013 中國溫州商會網 版權所有 保留所有權  
國內客服電話:400-822-8182  
經營許可證編號京ICP證040825號  
 
 
富利彩票开奖查 上期平码算下期7码公式 卖照片赚钱网站 114博彩导航 高手 血战麻将技巧图解 股票指数基金排行 扑克牌的所有玩法 湖北30选5开奖视频 欧冠冠军得主 山东十一运夺金几点开始